长沙人骂人最爱用的两个字竟然这么讲究

长沙人说话调子高,骂起人来,那调子就更不知道飞到哪去了,而长沙人在骂人的时候用的最多的就是“bie”和“nia”这两个字了,但其实这两个字还有点小讲究。

“别”普通话读bie,真正的长沙话读pie,查了《现代汉语词典》找不出同音字。

比如分pie,小pie胜新婚,为了不误导别人,我看用“蹩”比用“别”好一点,“蹩”用作词尾,又有一些新的含义。

比如:王蹩、小蹩、老鳖,因为关系合是迎恰,都是卵把子拖灰长大的,喊起来还真有点亲切感。

我记得小时候长沙人也会生造一些字,在“甲”字的右下角点上一点,在“乙”字的弯钩处点上一点读“bie”。

那时候,在公共厕所的墙上,隔板上会经常看到XXX和XXX“nia bie”这都是小孩子写的,男同学和女同学玩得很好,他因为羡慕嫉妒恨才写这样的话来羞辱他,那时候把nia bie看成是很丑的事。

长沙人最恶心的一句骂人的话就是nia你妈妈bie,与北方话“cao ni ma”是同一个意思。如果双方在吵架,有一方骂了一句娘,被骂的这一方就会不顾一切像一头猛兽扑向骂娘的这一方,因为娘老子是神圣不可侵犯的。当然也有不冲动的,只是轻描淡写地回敬一句“你要nia到棺材里克 nia。”

长沙人还把这种恶习当成了口标(),有人搞赌博输了钱,他就骂道:nia你妈妈bie,手气何是咯背呐。他这是要骂掉一点秽气。

有时不小心碰了别人一下,那人就脱口而出:nia你妈妈bie,你不要伤我的大人超,那骂人的人马上赔不是,“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这是长沙人的口标,这样一来,无事化了。

随着外来人口的不断增多,外地人到长沙来,要学也不会学长沙人的粗痞话,所以长沙的痞话不断减少,长沙向文明又迈向了一大步。

“别”“蹩”都是入声字,入归阴阳,古代汉语的入声字归到现代汉语的阴平、阳平。“蹩”“别”都是阳平。

学习古代汉语,湖南人是占有很大的优势,北方人只能靠死记挨背了。古诗词里很多押入声韵,长沙人吟诵起来别有一番风味。

柳宗元的一首五绝《》就是其中之一,“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绝、灭、雪”都是入声字。

又一首诗人毛主席的《忆秦娥·娄山关》

西风烈,

长空雁叫霜晨月。

霜晨月,

马蹄声碎,

喇叭声咽。

雄关漫道真如铁,

而今迈步从头越。

从头越,

苍山如海,

残阳如血。

长沙人读起来声声入耳,琅琅上口,美妙无比,真正韵味,用普通话朗诵就冇得那扎味了。

以后时不时也会更新一下有关老长沙的一些内容,因为确实随着普通话的推广和外地朋友的大量入驻,很多老长沙的记忆都逐渐流失,我也只是简单记录一下我的经历和观点吧,大家感兴趣的话可以关注一下。

本文来源老长沙小知识,由长沙印象转载发布,观点仅代表原作者的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4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