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是人非砂子塘

物是人非砂子塘

物是人非砂子塘

文/柳建球

,好土的地名。可是长沙人不知道砂子塘的人只怕不多,因为现在的砂子塘地区已是长沙最热闹最繁华的地段之一,既无砂子又无塘。

,紧邻长沙最大的商圈之一的东塘商圈,周围有大学、中学、小学、市文化宫和众多的商场工厂,马路上车水马龙,人群摩肩接踵。

物是人非砂子塘

现在的砂子塘,虽然房子依旧,却比过去热闹多了。当年我就是从这里到王家去的。柳建球摄

可是,有多少人知道半个世纪前的砂子塘是什么样子?

上世纪60年代初,政府为解决长沙市居民住房困难,在长沙修建了一些小区,南区砂子塘小区就是其中的一个。不知道当初是不是分区建设的,我知道西区的小区建在望月湖,北区的小区建在伍家岭的建湘新村,东区的我不知道建在哪里。后来区划调整,砂子塘划归雨花区了。

我的同学王森林

我第一次知道长沙有个砂子塘,还是1965年我的初中同学王森林家从裕南街搬到砂子塘,那时是没有搬家公司的,他家只有母子俩,我便去帮忙。

王森林同学是个老实忠厚、乐于助人的人,又能干扎实。当时他个子不高,是同学中的弱者,常受人欺侮。不过,他和我却玩得好。因为我们都是近视,所以都坐在教室的第一排。他的俄语、数学好,我的语文、物理好,我们便互相帮助,互相关心。

1964年我和王森林(右)初中毕业时的合影 | 物是人非砂子塘

1964年我和王森林(右)初中毕业时的合影。

王森林家搬到砂子塘小区东南角的原18栋,那是一栋四层楼四个楼梯间的房子,他家住在东边三楼,一梯两户,都是一室一厅,厨卫一边一个。

我家住在九仪里一个大屋里,共有九户人家,我家虽然占了三间房,可我家有11个人,大屋里只有一个卫生间,九户几十个人共用,每天早上排队上厕所是常事。所以,我见王家两口人有两间房,还有一个卫生间,那还真是羡慕呀。

物是人非砂子塘

砂子塘的楼房是没有电梯的。柳建球摄

砂子塘小区西边紧邻韶山路,从东塘坐公交车过来,过了中医学院站,到砂子塘站下,过马路离长沙电机厂不远有条水泥小道可以进砂子塘小区。小区夹在中医学院和长沙电机厂中间,东边紧靠18栋外是郊区菜农的菜土。

后来在文化大革命中,我从农村躲武斗回长沙,经常到砂子塘找王森林玩,那时他是独子没有下农村,刚从贵州修铁路回长沙,被分到长沙拉丝厂工作。这又是一件让我羡慕的事,当工人要比当知青好多少倍,没当过知青的人是不会知道的。

我最羡慕的是,王森林砂子塘的同楼邻居的一个漂亮姑娘喜欢上了他。虽然我和他都只19岁,可看到姑娘对王森林的深情笑脸和缕缕情意,就是我这个没有恋爱经历的人也看得清楚。

物是人非砂子塘

王森林家住的原18栋,现在改成36栋了。柳建球摄

不久,因为家庭经济困难,我父亲帮我找了个挑土的事做,工地在韶山路离林校不远的新华印刷三厂工地,每天和几十个劳动服务大队的土夫子一起挖基脚,并挑走挖出的泥巴。晚上便睡在砂子塘王森林家。

其实,王森林的妈妈没有工作,全靠儿子的工资两个人用。我在他家住和吃,他妈妈不但没意见,还对我特别关心,每天打热水给我烫脚。虽然那段时间不长,可我对王家特别感激,也喜欢上了砂子塘这个土气却温馨的小区。

后来,我每年从农村回长沙探亲时,一定要到王森林家看望他和他母亲,当然绝大多数时间是空手去的,我们当知青的人穷啦。可是王妈妈从不计较,每次都是热情地留我们吃饭,还尽量搞好菜招待我。

物是人非砂子塘

原18栋东单元王家所在的地方。柳建球摄

砂子塘小学和美丽的女老师

有次,王森林带我去砂子塘小学找一个女老师玩。开始我还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等见到那个美丽的女老师后,才知道这是他的对象。原来那个邻居姑娘不知道为什么没有谈成。这时我才知道砂子塘小区中间还有个小学。

那时砂子塘小学才办没多久,不过学校的房子是新建的,比起我们原来的学校的房子要好得多。上世纪60年代,还没有什么名校不名校的,每个小学都是很不错的,从王森林的对象女老师的谈吐我就知道,这是一个好老师,博学多才,亲切和蔼,和我小学的班主任杨肇老师一样的神态。

后来,砂子塘小学经过多年努力,终于办成了著名小学,学校扩大不少,门也改了朝向,对着中医学院那开了,还增设了许多分校,在长沙名气很大。

砂子塘小学 | 物是人非砂子塘

现在的砂子塘小学大门。柳建球摄

2016年,有次我和王森林在东塘的友谊商城购物,有个端庄而气质不凡的老太太和王森林打招呼。经王介绍,这就是40多年前砂子塘小学那个美丽的女老师,只见她带着一个读小学的大孙和一个读幼儿园的小孙女,也来逛商城。原来,这么多年过去了,女老师也住在砂子塘,和王森林偶而也碰到过。女老师的老伴恰巧是长沙电机厂的工人,当然那时都退休了。

八大名厂之长沙电机厂

砂子塘小区的南边是长沙电机厂,是当时长沙有名的大厂。

当时长沙有八大厂之说:)、(树木岭外)、(树木岭)、(新河)、(东风路),)、(人民路)。这八大厂是长沙工业的支柱,在文化大革命中这八个厂的造反派在长沙很红火。其中汽电和曙光两个厂都有人进了省革委会。

万博汇 长沙电机厂旧址 | 物是人非砂子塘

长沙电机厂早已不存在,原址建起了大楼。柳建球摄

长沙电机厂,创建于1946年,当时名称为建华电机厂。新中国成立后,在1962年的公私合营中组建成国营长沙电机厂。工厂在国家“二五”计划期间于1958年进行迁址扩建,搬迁到雨花亭地区,后历经扩建以及连续十一个五年计划的技术改造,逐步发展壮大,成为中国专业生产三相异步电动机的大型重点骨干企业。

王森林带我去电机厂的熟人处玩时说:要是你以后到长沙电机厂工作,就可以天天到我家来玩了。我苦笑了:这么大的厂,效益这么好,我们当知青的是不会有机会的。你到贵州修铁路那么辛苦,回来还不是也只分到小小的拉丝厂。

中医学院的百岁夏教授

又一次,我也是王森林家玩,正碰上他妈妈生病,我便和他一起送他妈妈到砂子塘小区北边的湖南中医学院附属医院看病。老人都相信中医,王妈妈也不例外,她不肯到湘雅附二院去看病。

这是我第一次到中医学院的附属医院。简单朴素的门诊部,和气亲切的老中医,让我这个没有进过几次医院的年轻人对中医充满了好感,对能在中医学院读书的学子们无比的羡慕:天之骄子呀!

湖南中医学院位于东塘南的韶山路上,南靠砂子塘小区,西对长沙市工人文化宫。

湖南中医药大学 | 物是人非砂子塘

湖南中医学院,后来变成了湖南中医药大学。柳建球摄

中医是我国几千年传承的国医,可是到了近代,中医衰败西医兴起。中医学院就扛起了复兴中医的重任,几十年来为国家培养了许多中医人材。所以王妈妈这些老人还是相信中医。

除了这次陪王妈妈看病,我和中医学院没什么交集。可是到了2013年,我在当代商报当记者时,报社派我去参加中医学院百岁老教授夏禹甸的生日宴会,并采访他。于是我荣幸地来到中医学院门诊大楼外的一家酒店,参加夏老教授的生日宴会并采访了他。

中医学院教授夏禹甸 | 物是人非砂子塘

2013年,采访省中医学院百岁老教授夏禹甸。柳建球供图

夏老生于1913年11月14日,他少时酷爱中医,对明代著名医学家李时珍十分仰慕,可惜那时他家贫没有入学深造的机会。夏先生是个执着的人,没能拜师他就自己学。每当有乡村医生来村,他就会跟在后面看,直到医生离开还要跟他跑几个地方。回到家他会找一些医书来看,甚至还经常上山采摘药材。

功夫不负有心人,多年后,夏先生终于自学成材。1947年他的著作《伤寒论新诠》问世,这在当时是个了不得的新闻,他成了医学界令人瞩目的人材。就解放后他被调入湖南中医学院中医药研究所工作。有了这样好的条件,夏先生如鱼得水,一头扎进书堆,全心投入了中医学问研究的海洋。

就是十年动乱的文化大革命中,他白天挨批斗,晚上还要爬窗去资料室找资料,继续他的著述工作。二十余年间,他编写了《临床常用中药手册》(由人民卫生出版社出版),《方药备要》和中医函授教材。还出版了《万条典故分类词典》、《万条分类成语词汇典》等著作和大量教参资料,对中医药大学的学生学习、临床帮助极大,影响波及全国。

中医学院教授夏禹甸 | 物是人非砂子塘

夏老现在的学生为他祝寿。柳建球摄于2013年

中医学院后来发展成中医药大学,学校扩大了,培育的人材也更多了。中医药大学的附属医院聚集了不少著名中医医师,别的人我不知道,他们儿科医师张迪就是一个,我们几姊妹的孙儿外孙一生病,便想方设法到中医学院附属医院挂张迪医师的号,可是很难挂得到。

湖南中医药大学附属一医院 | 物是人非砂子塘

湖南中医药大学附属一医院。柳建球摄

九芝堂药厂和工人文化宫

文化大革命时,是我到砂子塘王家玩得比较多的时候。我看到砂子塘隔韶山路对面的荒山上有许多推土机在把荒山推平,说是要建一个工厂。到第二年,便看到刚具初型的工厂在建厂房,后来门口挂上了牌子:

我和王森林的另一个初中同学刘桂云当年便分在中药一厂,可惜那时工厂没建好,他也不在砂子塘小区对面的工厂上班。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中药一厂竟然变成了九芝堂药厂,我一查资料,才知道中药一厂本是九芝堂的。九芝堂股份有限公司的前身是创建于1650年的劳九芝堂药铺,至今已有三百五十余年的历史。

九芝堂药厂原貌 | 物是人非砂子塘

九芝堂药厂原貌/网络图

在长沙各大商圈,大都有九芝堂药铺,九芝堂别的名药我不大清楚,可我每年都要吃几瓶九芝堂的六味地黄丸。

这里本属于城外,当时长沙的城建规划是向南发展,东塘成了长沙的重点发展地区。记得上世纪70年代,砂子塘那段韶山路上有条大横幅标语:进入长沙城区,长沙人民欢迎您。

继中药一厂后,这个厂北边后来又建了长沙啤酒厂和东塘工人文化宫。

先说东塘工人文化宫,这个文化宫在中医学院对面,后来改为长沙第一工人文化宫。而把原来的在湘春路的文化宫改称第二文化宫。

这一带工厂机关多,缺少文化娱乐的地方,建一个工人文化宫是必要的。因为这是新建的文化宫,当然比老文化宫的设施要好得多,所以把这里叫做第一文化宫也是说得过去的。只是当时北区和西区的工人心中,湘春路的工人文化宫才是第一文化宫,所以从来就没有人把湘春路工人文化宫叫做二宫的。

东塘的长沙市工人文化宫 | 物是人非砂子塘

东塘的长沙市工人文化宫。柳建球摄

不过,东塘工人文化宫因场地和设施都比湘春路的工人文化宫好,而且领导也重视,所以,他们的各项活动也确实办得有声有色。别的活动我不大清楚,只是听说,东塘文化宫为了把职工的猜谜活动搞好,专门从浏阳一中请来一个制谜、猜谜高手敖老师。

他来的第一年,我和知青朋友猜谜高手宋志华,去东塘文化宫参加敖老师组织的元宵猜灯谜活动,就觉得这是几年来举办得比较好的活动之一,宋志华的猜谜准确度也得到敖老师称赞。

曾风光无限的长沙啤酒厂

再说中药一厂和东塘文化宫之间的啤酒厂,到上世纪八十年代后期和九十年代,那可是家喻户晓。因为喝啤酒的人多呀,长沙啤酒厂的白沙啤酒哪个不喜欢喝?

记得当时长沙有三个叫白沙的拳头产品:长沙啤酒厂的白沙啤酒、长沙烟厂的白沙烟、长沙酒厂的白沙液白酒。都是长沙叫得响的有名品牌呀。

白沙啤酒 白沙烟 | 物是人非砂子塘

长沙啤酒厂建于1978年,那时改革开放才开始。中药一厂建成后,这个厂到东塘中间的地块就被有眼光的人盯上,先后建了工人文化宫和啤酒厂。开始长沙人不喜欢啤酒那股怪味,长沙啤酒厂的啤酒做出来销不动。

可随着广东和深圳的改革开放之风吹向内地,喝啤酒也渐成时尚。于是长沙啤酒厂很快扭亏为赢,变成了俏货。大小饭店酒店都以能进到白沙啤酒为荣,长沙人喝白沙啤酒成时尚,长沙啤酒厂的白沙啤酒一时供不应求。

可是,随着市场化的进程,多年后白沙啤酒没能竞争过外地啤酒,比如青岛啤酒。最后,长沙啤酒厂被百威啤酒兼并。

白沙啤酒厂 鑫众鑫 | 物是人非砂子塘

东塘文化宫旁边的白沙啤酒厂早已被百威啤酒兼并,原工厂部分就这样了。柳建球摄

物是人非砂子塘

现在的砂子塘小区还是以当年的老房子为主,只是当年幽静的小区,现在车水马龙的,大小店铺林立,新开的砂子塘路隔韶山路向西对接黄土岭路。

砂子塘路和韶山中路交汇处 | 物是人非砂子塘

砂子塘路和韶山中路交汇处。柳建球摄

砂子塘路就在中医学院和砂子塘小区之间。这条路是王森林和砂子塘小学女老师谈恋爱时常走的。中医学院的学生恋人也喜欢在这条路上徘徊,因为当时这是条小路,走的人少,路灯也不大亮,正是谈恋爱的好地方。可现在成了热闹的大马路了。

湖南中医药大学的中医门诊部 | 物是人非砂子塘

湖南中医药大学的中医门诊部就开在这条砂子塘路上。柳建球摄

可长沙却不会因我们留恋而停下发展的脚步,正发生着日新月异的变化。半个多世纪过去了,砂子塘由当年属南区管,变成了现在归雨花区所管。当年的城郊小区变成了热闹繁华的城市中心,这是我和王森林没有想到的,但我们还是衷心祝愿我们的故乡长沙变得更美丽。

谨以此文献给在2018年不幸病逝的老朋友、老同学王森林。

END

2019-08-19

本文来源城市记忆CityMemory,由长沙印象转载发布,观点仅代表原作者的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3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