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黑道风云|青少年宫古惑仔恩仇录

文|常乐 画|马桶

当年在青少年宫拼杀过的,还健在的人,会偶尔坐在“”门口那个青少年宫最大的茶座聊天,但很少有人再提起当年的事情,如果有晚辈主动和他们打“社会讲”,他们一般会这样说:“现在的细伢子冇卵用,只晓得棉学口子(学生)的钱,但是如果这些细哥哥来搞我,我也保证‘绊矮’(低头),何解咧?我搞死哒他,我是‘喷马’(死刑),他搞死哒我,只关得几年。当然,不是鼓励你们调皮啊,要记得,玩刀刀下死,玩枪枪下亡。”

1

在长沙大部分公园还要买门票的那些年月里,位于中山亭以东的长沙市青少年宫是少数不要门票的大众娱乐场所。

青少年宫有过露天电影院,有过游泳池,有过让当时小朋友记忆深刻的“太空火箭”。在文革期间,连东风广场的足球场都改作他用的时候,青少年宫刘胡兰像前面还有一块草坪聚集着很多足球队。

上世纪80年代初,长沙市很流行溜旱冰,出现了很多溜冰场,如东风广场、、燎原电影院后面(现黄兴北路万代后面)、水陆洲湘江一桥正下方等几处,也有在湖南旅社老火车站邮电局门口平地上溜的,除了正式的溜冰场外,只有那里的地面够光滑。

青少年宫大门口。图片来源:《三湘都市报》

青少年宫大门口。图片来源:《

人气最旺的还是青少年宫。青少年宫溜冰场在快到青少年宫后门的地方,就是后来“哪吒”滚轴溜冰场门口的那块空地上,地面是光滑的水磨石,场地是围起来的,有一扇一人宽的小门,门口有检票员,收费是4角钱一个小时,每小时清一次场。

当时4角钱是什么概念呢?1角钱可以看场电影,或吃一顿早饭。所以就有一些学生省下两天的早饭钱,去跟售票的阿姨说只溜半个小时,阿姨就给一张小票,上面写着“0:30”。如果不去溜冰场,自己买双旱冰鞋去溜野冰的话,一双鞋子要50多块钱,相当于一个普通工人两个多月的工资,换算成现在长沙两个月的人均工资的话就当相于七八千块钱。

对于长沙大部分70后和80后而言,青少年宫不过是一个学校组织活动的常去的地方,也是接受爱国主义教育甚至是加入少先队的地方。但是对于60后的虢大而言,长沙市青少年宫是战场,是青春。

青少年宫里面的雷锋像。图片来源:《三湘都市报》

青少年宫里面的雷锋像。图片来源:《三湘都市报》

2

1981年,虢大、虢二、虢三他们三个结拜兄弟开始混迹青少年宫。虽然都只是十三四岁的细伢子,但他们去溜冰一溜就是几个小时,更奢侈的是还带包二块五的“良友”牌香烟,进溜冰场后还要点一瓶汽水喝。

可能是这派头比较打眼,不久就引来了另一帮人的挑衅,对方带头的叫阿贵别。当时青少年宫有很多帮人,比如鱼哥那一帮、尧哥那一帮等。这些人有的成了“大师傅”,有的吃了“花生米”,当然也有过安稳日子的。阿贵别这帮人来挑衅还是很有老炮的规矩,他当时带了十几个人在溜冰场跟虢大谈判,但并不仗着自己人多,他对为头的虢大说:“你们只有三个人,我们不把场合搞大了。我们两个人摔一跤,我打赢了,你退出青少年宫,到东风广场去,我输了咧,我们到东风广场去。”

接下来,虢大和阿贵别两个人在刘胡兰像下面的草坪上摔一跤,阿贵别被虢大一背包,丢出去好远。阿贵别认输,就喊他们那群兄弟走了,从此再没在青少年宫出现过。

虢大后来说,那时候年纪小,脑壳不想事,所以敢三个人跟十几个人搞。

三兄弟在青少年宫拼杀了两年,打跑了很多十六七岁的流子。当时,社会上的老口子们并不去青少年宫玩,混青少年宫的,基本都是青少年。

很快,他们发现了人太少的这个问题,就扩充了队伍,扩充的过程比较戏剧性:跟他们三兄弟玩得好的有一个叫细罗的,住在南门,比他们大点,初中毕业了。细罗有一天突然讲起他被尧哥欺负了,三兄弟不问原由,就讲要帮细罗搞回来。他们在青少年宫放话要“追杀”尧哥,每天身上带把刮刀,背把杀猪刀——他们热天也不穿单衣的,都是四个口袋的军装或者是民警制服,也就是老炮讲的“察蓝板绿”,刮刀放在衣服口袋里面,杀猪刀就插在背后。

话也放出去了,家伙也备齐了,但“追杀”了尧哥半年之久,尧哥一直没露面。

3

虢三和尧哥遭遇时是只身一人,那是1983年的11月30号,虢三跟一个叫“棉砣”的朋友出去玩,在坡子街走累了就到现在湘江剧院边上的一家南食店里呷茶。一进南食店,发现坐了好多人,就是尧哥和他的兄弟们,但是尧哥和虢三并没打过照面,虢三并不认得。哪晓得棉砣上去就跟尧哥打招呼,他们是小学同学。这一来,虢三晓得对方是尧哥了,但是两个人对二十几个人,实力悬殊太大,虢三先不动声色。

“尧哥别,该一向何解冇看见人哒啰?”棉砣开口问。

“唉,莫讲起,最近有三杂别,跟得疯狗一样的,天天带哒醒头讲看见我就要捅死我。我还不是先躲一下啰,找机会先下手。”尧哥说。

虢三听到这里,起身讲:“我就是虢三,要搞不?要搞现在就可以动手。”

尧哥一愣,敬他是条汉子,就没动手:“那不存在,我们并没见过面,我都不晓得我们有什么仇。你去问清楚虢大,到底是什么路。”

后来两个人讲话觉得投缘,就把虢大、虢二喊过来,尧哥请他们吃了一餐饭,颇有点英雄惜英雄的感觉,这样就算是化干戈为玉帛了,两帮人也正式合为一帮。尧哥那一帮人有二十多个,只有尧哥自己搞得路,其它人要么搞不得路,要么年纪细,都只站得下墙子,但正是这几个年纪细的伢子后来搞出了几起大案,这是后话了。

很多年以后在南门口的夜宵摊子上,尧哥借着酒意才问了虢大,当年究竟是什么事情要追杀他,后来把细罗喊来对质,才晓得是小学快毕业的时候,尧哥打过细罗一次,而细罗跟虢大讲这个事,都已经是初三毕业很久了。尧哥一个手端着酒杯敬酒,一个手抠着自己的脑壳,死活想不起来自己小学毕业打过他。

这帮人在青少年宫打架打出名气以后,不但溜冰不收钱了,每次验票拿冰鞋的那个满哥还会跟他们把最好的冰鞋留在那里,就跟在桌球室打桌球跟老板搞熟了,老板会把最好的几根杆子留得那里给你专用一样。最好的冰鞋是白色硬塑料的滑轮,溜起来更快更平稳,铁轮子的是差一点的。

他们聊起当年的青少年宫,都会觉得那就是一个弱肉强食的小社会,不光里面的人打,还经常有外面的人来试水,想掂下轻重,一般都是被打出去的。当时有个不成文的规矩,只要外面的人打进来了,哪怕是里面两帮人在接火,也要先停手,一致对外。他们经常开玩笑讲如果抗日有这么团结,根本不需要搞那么久。

他们也有出去掂轻重的时候,去的就是之前马桶哥写过的夏猫记的地盘——水陆洲溜冰场。几个人第一次到水陆洲,夏猫记就过来了,调子很高,虢大和虢三直接把铁轮子的冰鞋一脱就往夏猫记身上招呼。

地盘算是霸到了,但是去了几次之后发现水陆洲太远,又没汽车,要从青少年宫走路过去,好麻烦,而且水陆洲的溜冰场比青少年宫清静了不少,就把场子还给夏猫记了。

当时打架用冰鞋是最常规的,再就是“勒条子”,条子指的是带铁头的军用皮带,不过这一般局限在一方只挨打不还手的情况下。还有就是棍子,老口子一般都晓得,用棍子只打脚,一般不得打脑壳,万一一闷棍没打得好就不晓得会出什么状况。另有一种“狼牙棒”,就是把钉子倒钉在木棍子上,这也只会往屁股和大腿上打,打进去一个个的小洞,又打不死人,只打得一屁股的“麻子”。

用刀捅这种事是极少见的,一是本来没得深仇大恨,不至于取人性命,再讲如果是人多打人少,人多的一方优势明显绝对不会动刀,只要打痛别个就好。一般来说,动刀捅伤人的只有两种,一种就是天生的亡命之徒,这是极少数;另一种就是受了惊吓,才会不顾后果。

4

前面提过,搞出大路的细伢子,是尧哥一起混的一对双胞胎兄弟,龙别和虎别。当时还有民兵联防队,就在青少年宫后面,联防队经常到刘胡兰像那边去抓人,抓的人有两种,一种是在亭子后面小巷子里面偷偷亲热的男女,另一种就是在刘胡兰像底座那边偷窥的。当时刘胡兰像后面围墙之外有一个澡堂,澡堂的顶上开了一个气窗,刘胡兰像的基座因为地势原因正好和气窗差不多高,就经常会有变态的人去偷窥。

青少年宫里的刘胡兰像,现已搬走。图片来源:《三湘都市报》

青少年宫里的刘胡兰像,现已搬走。图片来源:《三湘都市报》

龙别和虎别并不属于这两种。那天他们跟十几个人一起从刘胡兰像前面走过,联防队队长走过来一把抓住龙别,联防队长一米八几的个子,龙别低着头不敢哼一声,虎别也准备跑。虢二和虢三袖子都勒起来了,准备操家伙,一看好像情况不对,就问虎别:“你跑么子啰?我们十几个人,不现话得,抓哒他锤一顿噻!”虎别这才告诉他们:“咯是我叔伯老兄咧。”

这位老兄对双胞胎兄弟一顿吼:“你们两杂鬼,每天还是要回去下噻!你娘在屋里着急啦!还是要回去把杂信噻!”

所以这两兄弟如果在青少年宫惹了事,老兄就在那门口,一般的事都能摆平。

1984年9月,他们一帮人和另一帮人起了冲突,对方一人致残,后来才知道残了的那个是某派出所所长的儿子。动手的是虢大,虢二没动手,只是站在边上了,虢三那天在医院打针没去成。结果虢大和虢二以及另几个人一起被抓,判故意伤害罪,主犯虢大判了5年,其它人都是一至两年。两个月后,虢三又因为意外事故住了将近一年的院,也就是说1984年年底前,三兄弟就不再出现在青少年宫,尧哥也渐渐远离了青少年宫,只有龙别和虎别两兄弟还坚持在阵地上。

5

到了1985年,按辈份,青少年宫应该是龙别和虎别的天下,按实力,有联防队长哥哥撑腰,也应该是他们。可惜他们并没有这个野心,只是每天去青少年宫玩,但也算是名声哥,一般人碰到都客客气气,直到勇别带了一帮1985年初刚到青少年宫来玩的小弟,事情就发生了变化。

勇别本身也是这一帮人里面的小喽喽,虢大他们还在的时候如果打架了,勇别就会自己跑来凑个人数,然后顶多发根烟给他,吃饭都不会叫他一起。他带着一帮小弟,短时间内在青少年宫横行霸道,自认老大,本也无事,这个时候联防队也拆掉了,但勇别就总觉得龙别虎别碍眼了,因为比勇别更早在青少年宫玩的只有龙别和虎别了,所以勇别和他的小弟们就经常去挑衅这两兄弟。

尽管这样,勇别还是很尊敬虢大他们的,当时虢大和虢二在号子里,虢三在医院,勇别还去看望过虢三,虢三已经听到其它人跟他说勇别在青少年宫是如何嚣张,就在病床上告诫了勇别一句话:“你莫太猖狂哒,最猖狂的时候就离死不远哒。”

讲完这句话一个星期后,也就是1985年的5月的一天,勇别带了二十几个人在青少年宫后门把龙别虎别两兄弟围了,人多没用,碰到不要命的照样是溃逃,龙别发了宝气,拿出随身的刀直接朝勇别捅过去,勇别流时跑,龙别就从青少年宫后门一直追到北正街口,直接要了他的命。

龙别时年16岁,判了无期,关在外地的少管所。当时那个少管所只有两个无期的,一个是龙别,另一个是当时盗马王堆墓的。

龙别和虎别本身长得标致白净且文质彬彬,还是一中的高材生,他们老师说这两兄弟特别聪明,但凡是上课认真听一下,清华北大都没问题。有一次尧哥带了一把吉它在青少年宫的草坪上表演,说是学了三年的吉它了。龙别说:“一杂该号东西未必要学三年啊?”当天龙别就到尧哥家里借吉它回家,顺便把一本吉它入门的书一起带回去了。

一个星期以后,龙别在青少年宫的草坪上完整的弹唱了一首《》。

龙别1993年放出来了,原因是多次荣立特等功。据说立功的事情是这样的:当时他所在的少管所有一个汽车修配厂,因为他文化程度和智商都比较高,就分在修配厂的攻关小组。汽车修配厂遇到维修上解决不了的问题,他就申请回家,把设计图纸往他娘手上一交,就要虎别叫上这群弟兄们,晚上就去唱歌、跳舞什么的。而他娘是某汽车厂的工程师,叫上另外几个同事,一起设计方案、修改图纸,两三天出解决方案,再论证,论证以后方案可行了,龙别又抱着那捆图纸回少管所去了。

龙别每攻克一次重要技术难题,就荣立一次特等功,减刑几次,总共只关了八年。

同样减了刑的还有虢大。1985年判了5年,1988年就假释出来了。假释期间又在北门发生了一起故意杀人案,对方抢救了三天,留下了一条命,虢大又被判十年有期徒刑。1992年,虢大所在的号子施工,一块预制板从吊车上脱落,虢大眼明手快,一把推开监狱长,救了监狱长一命,自己受伤。于是立功减刑加假释就出来了。

到了1997年,青少年宫已经全部是私人承包的茶座了,有的就是亭子围起来收茶位费,南北两门的名声哥、大师傅都会聚集在那里。那时青少年宫已经有了“海岛船”和“哪吒”滚轴溜冰场,“哪吒”往后门有一家叫达吉的茶座里坐了很多大师傅,而虢大他们这帮人还能来到青少年宫的已经不多了。

还在的人,会偶尔坐在“海岛船”门口那个青少年宫最大的茶座聊天,但很少有人再提起当年的事情,如果有晚辈主动和他们打“社会港”,他们一般会这样讲:“现在的细伢子冇卵用,只晓得棉学口子的钱,但是如果这些细哥哥来搞我,我也保证‘绊矮’,何解咧?我搞死哒他,我是‘喷马’(死刑),他搞死哒我,只关得几年。当然,不是鼓励你们调皮,记得,玩刀刀下死、玩枪枪下亡。”

后记

最近,长沙的户外广告牌玩起了标题党,说实话,这都是北上广玩得要不要的套路了。上周一,我又看到这样一块广告牌:

赛格数码

赛格数码

这个倒是勾起了我的兴趣,毕竟我们是写黑道或江湖故事起家的。当然,广告部同事很快就告诉我,这是我们现在的冠名商“”做的广告,目的是宣传他们冠名的一场“”演唱会(6月11日贺龙体育中心),届时《》系列电影原班人马会再度聚首,献唱当年电影中的经典歌曲。

2016-03-29

本文原创,作者:长沙印象,其版权均为长沙印象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hangshayinxiang.com/427.html
3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