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臭水沟到风光带—长沙圭塘河的40年变迁

圭塘河

我的老朋友钢哥在香樟路上的湘府新都大酒店一楼开了间汽车生活馆,我自然要经常去捧场。这天我又去洗车,看店里停了一台崭新的“特斯拉Model X”,就是那款顶配版,车门可以像机翼般向上升起的纯电动豪车,我问钢哥:“咯是哪杂老板的?”钢哥哈哈一笑:“咯杂老板你认得咧,在我办公室喝茶,走,去看看。”

钢哥是安化人,自然酷爱黑茶,在他宽敞明亮的办公室里置了套据说价值几万的茶桌,走进办公室,看到一位着中式对襟唐装、下颏蓄着短须、手腕上戴着一串佛珠、俨然一副成功人士的派头的人,果然是我的老熟人秋哥。

从臭水沟到风光带——长沙圭塘河的40年变迁

如今的圭塘河和沿岸小区

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钢哥家住在离现在的湘府新都大酒店不远的圭塘,秋哥是他的同事,住在大塘村,也属圭塘区域。我跟钢哥是同学,关系极好,经常骑单车和钢哥一起去大塘村钓鱼,所以认识了秋哥。

圭塘不是一座塘,是一群塘

圭塘在雨花区,大概的位置是香樟东路周边,西至万家丽路,东至京港澳高速,北至曲塘路,南临湘府路。圭塘原名龟塘,建于五代,据《》引《》注释,汉武太始(公元前 96 —前 93 年)时“有神龟,皎然白色,长四五尺,出水中,巡行岸上,因名龟塘 ”。当然,这只是一个传说而已。龟塘能够确定的,就是开凿于五代马楚时期。在唐代中期,湖南就已经是全国重要的粮食供应基地。马楚时期,农业得到了进一步的加强。在湖南省博物馆有一个关于湖南古代农业发展的沙盘,其中特意标明了圭塘的位置,足以证明这里的重要性。马氏楚国以长沙为国都,大力发展农业,以水稻为主的粮食种植业已形成。据《》载 :“初,五代马氏于潭州东二十里,因诸山之泉,筑堤潴水,号曰龟塘,溉田万顷”。

清康熙年间,生员王自拔报请废塘为田,经知县贾翼清丈垦后,废塘建坝二座,册名圭字,始称圭塘。

圭塘河高桥村通往大桥村的便桥(现长沙大道跨圭塘河桥处)

圭塘河高桥村通往大桥村的便桥(现长沙大道跨圭塘河桥处)

上世纪九十年代以前,这里基本上是一片荒山野岭,夹杂着众多的井塘,圭塘并不是一座塘,而是一群塘。史书上“因诸山之泉”的描述是极为准确的,很多小山上都有泉水流淌而下,以至于可以成为泉群,然后积水成塘。附近的村名,竟然也都和塘有关,如圭塘、井塘、大塘、月塘是这一带的主要的村落,可以想象在马楚时代,这里井水灌溉万顷良田的壮观景象。

圭塘这里当时只有体院和中南勘测设计院两家大单位,道路状况也很不好,从市区过来主要的道路是树木岭方向往东延伸的一条小路,公共汽车也只有一班,井湾子也有一条路通这里,路更为窄小,还没有公交车。香樟东路当时还没修建。

——从臭水沟到风光带

秋哥有个口头禅,就是言必称自己是“乡里别”,这个称呼只他自己讲得,别人是讲不得的,哪个敢当面喊他乡里别,他袖子一挽就会打人。他自称乡里别的时候,多半是贬意,透露出自卑的心理,总觉得城里人各方面条件都比他好。不过偶尔也是褒意,比如“我们咯里风景好吧?乡里别住的地方,空气水土过硬,比城里人舒服些。”

圭塘这里山、泉、塘确实不错,不光是风景怡人,空气也很清新,就连夏天咯里的气温都比城里低些。不过也有不好的地方,就是有一条好长的臭水沟。

民国时期的长沙东郊

民国时期的长沙东郊

这条臭水沟就是发源于跳马镇美丽的鸭巢冲水库的圭塘河。圭塘河是浏阳河汇入湘江前的最后一条支流,也是长沙市唯一的城市内河,南北贯穿雨花区全境,绵延28.3公里。这是一条有千年历史的河,一千多年以来,圭塘河中始终鱼虾嬉戏,岸边野菜遍布,白鹭成群。民国以前这里山青水秀,景色诱人,那时的长沙东郊,到处是成片的良田与星星点点的民宅,无论是灌溉还是生活用水,都取自圭塘河。这里不仅是沿河居民最直接的生活水源,还是洗菜、洗衣、郊游的好去处。

民国后期圭塘河渐渐堵塞。新中国建立后,此处大兴水利建设,修有环山灌渠一条,是依上世纪七十年代长沙市的绿肺——湖南省植物园修建而成的农田灌溉用水渠,又疏浚长 7 公里、宽 30米的圭塘河,千年古河死而复苏。

1990年代的“臭水沟”圭塘河

1990年代的“臭水沟”圭塘河

不过从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开始,由于人们对生态缺乏保护意识,圭塘河又逐渐被污染,河岸垃圾遍地、污水横流、水质黑臭,渐而被圭塘人称为“臭水沟”、“龙须沟”。圭塘河从涓涓细流变成污物横流,成了周边百余家企业的排污之处,河里淤泥堆积、重金属超标、寸草不生、臭气熏天……俨然一副遍地狼藉满目疮痍的面孔,成为城市卫生的死穴。不仅生态环境遭到破坏、城市形象受损,也为人们的生活带来了不利影响。

整治后的圭塘河

整治后的圭塘河

进入新世纪的头个十年,长沙市和雨花区政府下了大力气来整治圭塘河,雨花区成立了“圭塘河综合整治指挥部”,开始着手对圭塘河的全面治理工作。一系列工作开始展开:对中下游一些河堤河道进行了清淤、重金属治理、护坡、绿化;对两岸沿线废水排污企业进行整治;对流域的生态植被进行恢复;建设污水处理设施;规范整治了100余家涉水排污企业……十年之后,中下游西岸才全部完成截污工程,东岸除长沙大道至浏阳河口的约2公里外,其余河段截污工程已经完成。经过治理,圭塘河的水质及沿岸的境况大有改观,已成为雨花区最重要的风光带。

新世纪的第二个十年,雨花区政府主导推动圭塘河生态景观区改造。一开始也走了不少弯路,曾经想把圭塘河打造成长沙的秦淮河,这个难度太大,也不切实际,投入大量资金后未果。又提出新的畅想,将圭塘河打造成长沙的清溪川。清溪川是首尔市的一条主城内河,也曾面临城市污染的问题,一度被掩埋,如今已被改造成蜚声全球的城市生态商业游憩中心。最终,圭塘河借鉴韩国首尔清溪川改造案例,在圭塘河改造中加强对生态的重视,经过近十年的努力,成为长沙最为瞩目的风景线之一。

圭塘河大桥

圭塘河大桥

作为长沙市内唯一一条内河、千年古河,圭塘河重新焕发生机后,自然引来了不少开发商关注和进驻,如今圭塘河两岸一栋栋崭新的商品楼矗立,大批的优质楼盘云集,绿色生态景观、良好的交通区位优势也吸引不少购房者纷纷来此安家置业。

这里的基础设施建设也逐步跟进,、劳动东路、、体院路等道路纵横交织,雨花家园、美林景园、泰禹等新建楼盘拔地而起,海立方海洋馆、横店影院、步步高超市、止间书店等众多大牌商家入驻,近百个特色品牌绽放光彩。

已是市区的圭塘,还有很多泉水

我有十多年没见过秋哥,那时候那个剃着光脑壳、袖子总是挽得老高、一天到晚喊打喊杀的愣头青跟今天这位成功人士一点都不沾边。我问秋哥这些年是怎么过的,他笑笑说:“还不是搭帮政策好,我们咯边搞土地征收,我拿哒政府补助的钱在马王堆做海鲜生意,慢慢就做大哒。”

我策秋哥:“你现在总不能讲自己是乡里别哒,圭塘现在是雨花区的核心地带,你都住进哒别墅,比我咯半调子城里人还城里人些。”

秋哥扔了根“和天下”给我,自己也点上一根,跟我说:“嬲你滴,那时候只想着有一天老子也要当城里人,咯现在真的是城里人哒,又还是想念那时候乡里别的生活。”

钢哥也感慨:“至少那时候圭塘好玩些,到处是山和泉,那水比现在的自来水好喝得多。”

秋哥说:“咯边现在有几杂地方还有泉水咧。”

我一听来了兴趣,就拖着秋哥去看泉水。

从臭水沟到风光带——长沙圭塘河的40年变迁

沿着万家丽路往东行走,这里依然可见山势。以盐船山、椅子山、湖南体育职院以及沙湾公园所在的山头为节点,可连成一片轮廓还算清晰的小型丘陵带,站在曲塘路的沙湾公园下面,甚至可以清晰地看到两侧的残存的山体,与路面形成明显的高差。

秋哥带着我沿着这片已经不太明显的丘陵绕行,在就要接近湖南体育职院门口的时候,看到一群人正围在一个小的长方体水井旁,每个人的身边都放着一个纯净水桶。这里果然是有泉的。走近井边,发现这里水势很大,一个标准的纯净水桶,只需四五分钟即可灌满。

从臭水沟到风光带——长沙圭塘河的40年变迁

在香莲路的雨花家园附近,雨花区政府东北的那座小山丘下,还有另外的一口井。这口井隐藏在密不透风的林间,水质清冽,在这酷热的季节,依然有清寒的气息从中散发出来。由此可知,在圭塘河沿岸曾经的丘陵带上,依然有泉水分布。我尝了口井水,虽然没有记忆中泉水的味道,比自来水还是好喝得多。

秋哥二话不说,跑到旁边的超市买了桶五公升装的矿泉水 ,把水倒掉接了一桶泉水,说是回钢哥店里泡茶喝。

武力

武力

回到钢哥店里,秋哥熟练地摆弄着茶具突然问我:“你还记得唱那首《》吗?”

我说当然记得,这是上世纪九十年代有个专门跑歌厅场子的很红的叫武力的歌手唱的,就随口哼了一段:

乡里妹子进城来,乡里妹子冇穿鞋,

何不嫁到我城里克,上穿绫罗下穿鞋。

城里伢子你莫笑我,我打赤脚好得多,

上岭能挑百斤担,下田摸得水田螺。

乡里妹子进城来,肩挑手提路难捱,

何不嫁到我城里克,出门三步有人抬。

城里伢子你莫笑我,我打赤脚好处多,

冇得田家勤耕种,你冇呷冇穿冇法活。

秋哥放下茶壶长叹一声:“你莫港,乡里人进哒城,那还硬是不一样。”

我笑笑说:“咯如至今还有卵的城乡差别,尤其在城市边缘,大家都一样,叫做城市平民。”

1990年代还属于郊区的圭塘河

1990年代还属于郊区的圭塘河

确实,在现在这个时代,你是个城里人或乡里人都已不重要,身为城里人的优越感已趋近为零。反倒是乡里人有了钱,更多地选择往城里来置业。君不见,大街小巷,各种高大上的楼盘里,长沙话已不是主流了。“乡里别”这句骂人的话在当下更多地反映了老长沙人的酸葡萄心理。

再往远点讲,中国社会本就是在农耕经济的基础上形成的乡土社会,几乎每个所谓的城里人都可以在乡下寻找到自己的根,像我自己,虽然从爷爷一代起就定居在长沙城,但祖上实际也是在明初的时候,从江西逃难而至长沙县干杉乡的,直到爷爷到长沙城求学后才变成城里人。从这个意义上讲,我们每个人都哈是“乡里别”。

END

2019-08-28

本文来源城市记忆CityMemory,由长沙印象转载发布,观点仅代表原作者的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8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