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话记忆中的长沙修业学校

长沙市修业学校创办于1903年,有一百多年历史了。

画话记忆中的长沙修业学校

从上世纪60年代初刚懂事到成家前一直住在这里,几十年过去,人是物非,完全变了,老房子先后拆除建了新房,树也砍了,但脑海里总能呈现当时清晰的模样,莫非已进入那种只记得好久以前的事、眼前的事转眼就忘的年纪了,管他咧!赶上退休后正学画水彩,趁哒记得清、画得出,闲着也是闲着,先画出来再说。

画话记忆中的长沙修业学校

修业学校当时是周边乃至长沙市最大的小学,全校有24间教室,我那个年级就有甲、乙、丙、丁、戊5个班。

画话记忆中的长沙修业学校

69年之前,校门开在麻石路面的桂花井街上,也曾叫桂花井完小,(“文革”时还叫过星火学校)。学校大门是窄了些,还有门坎,不过不用担心,那时候学校没有汽车,主要运输工具就是一辆人力板车。

画话记忆中的长沙修业学校

从桂花井大门进来左边就是下操坪,下操坪是低年级学生做课间操和活动的地方,边上有十间带走廊平房教室,前方那个台子是领操的同学老师站的地方,遇到节日也在上面表演节目。

最让我们小伙伴引以为傲的是进门那棵巨大的桑树,至今我还没见过比它大的,每年春天都在等它发芽长叶来喂蚕宝宝,树高桑叶不好摘,用弹弓打,石头掉在校门边上的瓦屋上,他家有个聋哑人就会冲进来要打人……

画话记忆中的长沙修业学校

进门右拐是一个上坡,上坡的左边是教师的办公室,正对着的是中操坪。

画话记忆中的长沙修业学校

上操坪是个水泥地的篮球场,那可是当时方圆好大范围内最好的球场,经常有工厂企业的高手来这里比赛,平时怕外面的人来打球损坏场地,只能拆篮网,锁篮框,最后干脆卸下篮框……

球场边上的小礼堂,也是体操房,用这简陋的场地,华侨老师为省和国家输送了不少体操人才,体操培训一直是修业学校的特色。

画话记忆中的长沙修业学校

上操坪和中操坪之间有三间平房新教室,侧墙面有块黑板报,喜欢看美术老师用彩色粉笔在上面写写画画。

记起了那时候挖防空洞,老师组织高年级的同学,分组轮班,从早到晚,在上操坪和中操坪各垂直挖一个3、4米深的大坑,然后水平对挖,地下全是坚硬的“巨钢泥”,就凭着一齿镐二齿钯,在平房教室下面挖通了二十多米长的防空洞,唉!都是小学生,对现在的小孩讲起来真是天方夜谭。

画话记忆中的长沙修业学校

学校有两栋这样的红砖木地板木楼梯的教学楼,到了高年级时才在这里上课。

楼前的那颗梧桐树也带来很多儿时欢乐,用它的花做胶水,梧桐仔炒南瓜仔真香,还有夏天树下是乘凉的最好去处。

画话记忆中的长沙修业学校

好像一棵梧桐树从屋上长出,其实是后来盖的房子。这是学校的食堂,外面有学校唯一的自来水龙头,各家的用水都是在这里用桶接满挑回倒到水缸里;右边有个水泥台,洗衣洗被单都在上面刷,有时也用来打乒乓球;还有食堂边上两间漏风的浴室,热天还好,冬天洗澡可要好大的勇气。

画话记忆中的长沙修业学校

学校的教职工的主要宿舍,据说曾经是一个国民党军官的公馆,有12间大房子,两个堂屋,还有边上那个很有特点的八边形塔楼,以前可能是打牌的。

画话记忆中的长沙修业学校

喜欢爬到屋顶上去看景遐想,那时侯长沙城里三层楼的房子不多,在楼顶上可以看到烈士公园的纪念塔、中山路百货大楼、第一师范主楼、岳麓山等。

画话记忆中的长沙修业学校

坐在家门口朝外看,印象最深的是那棵大槐树和树下的水井,井深应该不到10米,井水有涨有落,但从没干过,喜欢用绳子吊着铁钩去探索井底秘密,记得捞上来过一把匕首还有一顶锈烂了的钢盔 ;井水冬暖夏凉,夏天吃上井水浸泡过的西瓜更是人间美味。

画话记忆中的长沙修业学校

学校最多的是槐树,春暖花开时空气中弥漫着槐花清香,花蕊吃起来甜甜的味道。

画话记忆中的长沙修业学校

如今的马王街还是那样熙熙攘攘,与古稻田的拐角还经营着南食,只是挨着的百货布店还有煤店已不复存在。想起那时候做藕煤真是辛苦,从去郊外挖黄泥开始,买煤、筛煤、敲碎、和煤、做好藕煤、晾晒、收回家,上千斤煤就那一、两天完成,是那个不知道累的年龄都感觉累的活,好在一年就那么一到两次。

画话记忆中的长沙修业学校

马王街粮店的房子还在,记得那时候全部小朋友出动排队买红薯好不热闹,红薯是杂粮指标,去晚了就只能买荞麦、高粱、玉米等杂粮了,红薯能生吃,烤着更好吃。

每到晚上,粮店关门后外面各种小吃摊担,4分一碗的猪血汤,放点酸罗卜丁,点点麻油,想起来都香。

画话记忆中的长沙修业学校

当然,不会忘记上一辈的老师们。

儿时记忆童年梦总是那样美好……

想想这几十年经历的翻天覆地变化,晚辈们可能无法理解,那就听自己讲那过去的事情吧!

作者:杨雄勇

2019-11-15

本文来源长沙生活集,由长沙印象转载发布,观点仅代表原作者的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4

发表评论